關於部落格
look before you leap.
  • 32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翻譯的未來不能等

Blur(污跡)(污跡!有這麼髒嗎?)1989年組建於英國科爾切斯特。這支樂隊是由主唱代蒙.阿爾本(Damon albarn)組建起來的。他曾在藝校的錄音室中打工,因此後來熟識錄音間的操作;貝司手亞歷克斯.詹姆斯(Alex James),吉他手格雷厄穆.考可森(Graham Coxon)(好饒舌),鼓手戴夫.朗特別裡(Dave Rowntree)(朗特別裡!這是誤植吧!肚子好痛),四個人全憑自己的天分取得了他們的地位,在兩年時間裡橫掃英國流行界──他們以自己的行動和斐然的成績有力的摧毀了「在電視遊戲和舞曲時代搖滾樂已經死」的預言。 樂隊最初以「蜥螈」(Seymour)(Seymouria跟Seymour不一樣的吧……)的名字舉行過幾次演出,偶像藝人(偶像藝人!澄清一下,他是藝術家XD)達米安.和斯特(Damien Hirst)稱他們「為『批頭士』以來英國最棒的樂隊」。一盤樣帶將他們引入EMI下屬公司FOOD公司的門檻,並把樂隊名字改為「污跡」(別再說他們是污跡了……)。1990年樂隊的處女單曲《她真高》(所以歌詞是:她真高/她真高/我想長得比她高?)(She's So High)一經問世,便進入英國排行榜前50名之內,打破了樂壇被「Baggy」(一種由「快樂的星期一」(HAPPY MONDAYS)和「石玫瑰」(THE STONE ROSES)為代表的獨立/舞曲混合樂)「奴役」的形式。但男孩們並不甘於小小的混音室,他們還很上鏡頭,風趣,可愛,性感,一時間成了英國音樂界的寵兒。 1991年樂隊處女專輯《閒暇》(Leisure)問世,其中單曲《別無它路》(There's No Other Way)闖入英國排行榜前十名,這在當時是非常「非常」的作品(誰來告訴我這句話是什麼意思?),尤其是頗為可怕的歌詞,對於樂隊來說可並不是什麼天真的回憶。(我想知道可怕之處在哪,講話幹嘛賣關子) 相形之下,1992年的單曲《流行景象》(Popscene)卻反映不佳,他的朋克氣質,精力充沛而充滿上進的聲音與當時流行的消沉抑鬱的GRUNGE之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在這個多變的時尚中,樂隊顯得如昨日黃花。徒勞的美國巡演導致樂隊內部的爭吵,與經理人的不合幾乎使樂隊破產,更糟的是,他們的演出質量下降,觀眾開始離樂隊而區,在一酒後傷人的事件中,險些被FOOD公司開除。 樂隊「最後的機會」就是1993年《現代生活是垃圾》(Moderm Life Is Rubbish),樂隊的美國公司建議這張專輯與「涅磐」(Nirvana)前製作人布奇。瓦易格(Butch Vig)重新錄製一遍。實際上,FOOD公司為了使單曲獲得更好的成績,完全放棄了這個計劃,他們認為新素材裡缺乏具有流行潛力的熱門歌曲,但只造成了一點點流行。這次專輯和單曲都經受了嚴格的考驗,阿爾本迅速的成長進步扭轉了批評家的看法,他既樹立了一個新的現代影響力又保持了不列顛之聲的精髓之處──深埋在「奇想」(The Kings)(我想你是指The Kinks……)樂隊中的時代根基。雖然樂隊又以出色的表演挽回了過去的損失而重新贏得了樂迷,但這張專輯和單曲並不盡人意,直到童年(又是一次成功的誤植!XD)的單曲《男孩和女孩》(Girls and Boys)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轉機。這首歌怪異的節奏和動人的旋律,直入英國排行榜,並霸佔了廣播電台整整一個夏天。緊接著1994年的《獵圓生活》(?)(Parklife)獲得一致好評,同樣登上了英國榜首,銷量達200萬張並跨進數個國家的排行榜,1995年二月,他們獲得四項BPI大獎──最佳單曲,最佳專輯,最佳錄像和最佳樂隊。隨著《獵園生活》的成功Blur打開了獨立吉他搖滾樂隊通向排行榜的大門,並在九零年代中期牢牢地控制了英國的流行文化。「綠洲」(Oasis),「橡皮筋」(Elestica),「果肉」(Pulp),「布.拉德利斯」(The Boo Radleys),「腹鳴」(Echobelly),「男士服」(Menswear)都沾了Blur的光。1995年初,《獵園生活》賣了三白金的銷量,樂隊也成了超級明星。 如今,他們的吸引力已經延伸到了十幾歲到三十歲之間的樂迷中去。周旋於青少年和雜誌圈中,雖然他們的英國氣質必定會影響專輯在美國的市場,但十五萬的銷售量已經是先前成績的三倍了。1995年夏天,樂隊再次推出新單曲《望族之星》(神來一筆的翻譯!)(Country House),使它第一次登上了英國的單曲排行榜冠軍。當它在英國大行其道時,作為反擊,不列顛流行樂之王「綠洲」掀起了與中產階級校園藝術的代表「污跡」之間爭奪排行榜之戰。結果,在老朋友赫斯特的幫助下,《望族之星》大獲全勝,而正當這時他們的新專輯《大逃亡》(The Great Escape)再登專輯榜首。 現在的Blur正處於是做超級流行明星還是繼續努力創造的十字路口上。由於《大逃亡》對於年輕樂迷來說,也許太陰暗了,不少人已轉投綠洲旗下。可是,放眼九零年代中期,他們已經像「果肉」的加維斯.科克爾(差點看成賈伯的果肉)一樣改寫了英國潮流之風! 但隨著不列顛流行音樂的退潮,樂隊面臨越來越多的傳媒責難和日漸冷落的公眾,為此,Blur在1996年初差點解散,於是他們決定1996年全年不再在公眾面前露面。年底,阿爾本宣稱他已經厭倦了英國音樂而是更著迷美國的獨立音樂,這一說法在他們1997年二月出版的專輯《污跡》(別再……)中得到了證實.英國傳媒對這張專輯評價一般,但樂隊對英國的反應已經無所謂了。專輯的第一首單曲《甲蟲屁股》(LOL)(Beetlebum)雖然獲得了排行榜冠軍,但很快劃出了排行榜,他們的大部分聽眾都不能完全接受他們的路子。但樂隊改進後的聲音贏得了不少美國聽眾,專輯在美國獲得了好評並掀起一陣小小的熱潮。在美國的成功最終有滲透回英國,不久專輯又返回英國排行榜。
  文章至此就沒有下文了,送佛也得送到西呀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